太原城那尊消失了的大铁佛

博天堂休闲娱乐

2018-10-11

唐朝有个当“光州刺史”(治所在今河南潢川)的晋南人薛用弱,官当的不弱,文笔更不弱。

薛用弱为官之余写了部《集异记》,搜罗隋唐时期的志怪传闻,不仅读起来意趣盎然,也是对隋唐正史的生动补益。 太原作为隋朝3位皇子轮番来任“并州总管”之治所,唐时又作为“龙兴之地”和大唐“北都”,《集异记》中自然少不了太原传奇,比如高僧澄空拼将老命铸成铁佛的故事,绝对堪称今古奇观。

《集异记》有篇《平等阁》说:“隋开皇中,僧澄空年甫二十,誓愿于晋阳汾西铸铁像,高七十尺焉。

”薛用弱确实是讲故事的高手,一开头,就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几大要素交代得清清楚楚。

时间:隋朝开皇年间(581年-600年);人物:年方20岁的僧人澄空;地点:“晋阳汾西”;事件:发誓铸造一座巨型铁佛。

但关于“地点”,一些人持不同意见,指称“晋阳汾西”乃今山西汾西县也,与太原半毛钱关系没有也。 因此先得把地点说道说道,不然讲这故事就失去了前提。

其实,只要把“晋阳汾西”4个字多念几遍,就差不多能得出明确结论来了。

“晋阳”首先是座城,不是国、不是州、不是郡、不是道、不是省,因此不能领管一个县;其次西汉到北宋初倒是置有“晋阳县”,但晋阳县再辖汾西县,历史上没有也不可能有这种罕见的建制。

说起晋阳城,太原人都知道是春秋赵简子派家臣董安于始建于汾河西岸。

到西晋,并州刺史刘琨把小城拓建成大城,但晋阳城仍踞守河西进行扩张。 南北朝时,东魏大丞相高欢在汾河东岸修造东城,待高氏创建北齐,武成帝高湛立即把晋阳县从河西移至河东,再在晋阳老城另设名字更加祥瑞的“龙山县”。 但到隋开皇十年(590年),隋文帝杨坚废掉龙山县,迁回晋阳县,在东岸设置“太原县”。 正因为“晋阳县”在河东河西有过一段来回倒腾,薛用弱才说“晋阳汾西”,只不过是想强调一下故事发生在“汾西”的晋阳县而已。

这下可以言归正传了。

小和尚澄空发誓在河西的晋阳铸造“七十尺”合今近21米高的巨型铁佛,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所以他筹集生铁和炭料就耗费了整整20年,“物力乃办”。 然而,当已成中年的澄空选了个好日子点火开工后,“及烟焰灭息,启炉之后,其像无成”,澄空的第一次铸佛活动以失败告终。

澄空除了“深自咎责,稽首忏悔”,决定“复坚前约,再谋铸造”,又经过20年筹备,“及启铸,其像又复无成”,澄空第二次铸佛活动仍以失败告终。

于是,已经步入老年的澄空“呼天求哀,叩头请罪”,以更加勤勉紧迫的姿态开始了第三次筹备。 “又二十年,功力复集,然后选日,复写像焉”,80岁的澄空和尚迎来了自己的终极开炉时刻。

那一天,他登上高高的炉顶,对围观的万余名信众说:“吾少发誓愿,铸写大佛,今虚费积年,如或踵前,吾亦无面见大众也。

吾今俟其启炉,欲于金液而舍命焉”,意思是这回无论事成事败,澄空和尚都要投身铁水,向“诸佛”和“众善”表达自己愿坚意绝、志竭心诚。 老和尚澄空感动了已由隋进唐的晋阳城。 炽热的高炉四周,太原百姓“号泣谏止”,但当更加炽热的铁水开始倾入模具、金液沸腾时,澄空“挥手辞谢”,然后“投身如飞鸟而入焉”。 等到除去模具,“铁像庄严端妙,毫发皆备”,澄空穷其一生、舍命铸造的巨型铁佛,从此端坐在太原汾水西岸。

又大约过了50余年,身兼太原府尹和太原军节度使的李暠看到大铁佛为“风日所侵”,痛惜不已,“即施钱百万缗”,为佛像重修“平等阁”以护之。 遗憾的是,宋太宗赵光义火焚晋阳,平等阁随古城灰飞烟灭,澄空和尚用生命铸成的大铁佛此后竟不知其踪。 看来执着的信仰和坚硬的金石,都难抵权力的任性。

但《集异记》的故事告诉后人,用铁铸造大型佛像发端于隋代,醇熟于唐代,并且最早是在太原兴起。 尽管一般认为汉桓帝时代即开始了佛陀造像,两晋时期蔚成风气,但可以确信那时还是以铜为原料,至今缺少铁佛像尤其是大型铁佛像铸造的记载。

澄空和尚铸铁佛,表明太原地区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把铁应用扩展到宗教活动中的区域,也表明太原在隋唐时期的铁器文化形成了独步华夏的鲜明特色。

这还不仅因为太原是中国古代冶铁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也因为铸造巨型铁佛的工艺实在是太复杂、太讲究了。 虽然传统上铸铜和铸铁都采用泥型或称陶范工艺,但由于铸铁不易像铸铜那样分段铸造、再行焊接,加之巨型佛像不可搬动,需要原地整体浇铸,所以必须有足够高大的化铁炉、足够强劲的鼓风设备,以及高超精湛的筑基、制范、成芯、铸型、熔炼、浇铸等成套技术。 而这些,都与当时一个地区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和思想文化的发展密切相关,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地社会曾经达到的历史高度。

马绍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