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美术馆  探寻古城新脉

博天堂休闲娱乐

2018-10-04

原标题:走出美术馆探寻古城新脉  中秋时节,古城西安浸润在当代艺术的氛围中。

9月22日,一场参展阵容庞大、蔓延至全城43个展场的当代艺术大展“古城新脉·城墙之外——2018西安当代艺术展”在西安美术馆开幕。

此次大展织就了一张遍布全城的当代艺术大网,观众可以按图索骥,跟随展览和作品重新发现和探索西安,体验艺术、人文、历史与城市发生发展的关系。   作为展览主办方,西安美术馆创办近十年来,一直以推动西安当代艺术发展为己任,去年成功举办的“城墙之外——2017西安当代艺术展”被业界看作是西安当代艺术的宣言书,“城墙之外”这个品牌也被保留并延续下来。 西安美术馆馆长杨超说:“城墙之内是传统艺术的聚集地,城墙之外是当代艺术的乐园,古城出新脉就是老树发新芽,只有新的生命才更具活力,才更能代表这个城市的时代精神。 ”因此,“古城新脉·城墙之外——2018西安当代艺术展”在去年展览的基础上规模更庞大、主题更清晰,“1+6+36”的展览形态也符合西安美术馆提出的“走出美术馆,让艺术进入城市公共空间、社区、学校、企事业单位”的办馆理念,1个主题展、6个个人展、36个书吧咖啡厅艺术展,串联起全市的文化艺术空间,让艺术的能量打通文化的血脉。

  来自世界各地92位艺术家的300余件作品中,既有日本“物派”的宗师菅木志雄,也有意大利国宝级艺术家弗拉维奥·法韦利、韩国著名艺术家李京浩、瑞士著名艺术家伯纳德·加罗;既有王度、吴少湘等旅居欧美的华裔艺术家,也有梁绍基、尚扬、隋建国等国内资深艺术家,还有刘克成、郭燕、武小川等大批当地艺术家。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韩国、瑞士的艺术家,还专程为此次大展提前来到西安驻地创作,量身定做了一批符合西安文脉气质的作品,向观众展示在海外艺术家眼中新兴西安的城市图景。   在主展场西安美术馆展厅内,可以看到很多参展艺术家紧紧围绕了“新”城脉创作的作品。 比如,刘克成用宣纸将108个街坊里的井盖拓印成108个拓片,最终根据隋唐长安城布局方式呈现于展厅中,名为《新长安城》,将时代印记及浓缩于这片土地上的符号清晰呈现。

张华洁的《诺亚迷失在人群中》,在那间拥有内外交互摄影系统的房屋,将墙内墙外景致人物互相摄入,内外都可映照对方,还有能发出蜂鸣及悦耳声的诸多白瓷碗、洁白的纸雕塑……这些作品不仅体现着现代科技与艺术融为一体的力量,更能从中寻觅到西安的“城市基因”。

  不少前来观展的艺术家表示,虽然不一定能完全看懂这些作品,但是,它们所传达的追求艺术自由、思想解放的精神,极大激发了艺术家们走出传统、走出禁锢,表现自己对现实生活及内心的真实感受。 艺术家丁乙认为,这是一次关于西安当代艺术的命题作文。 而带领观众“叩城寻脉”的总策展人梁克刚则认为,当代艺术是为观众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而非思考出来的结论。

此次入展的许多艺术家都在反思艺术与社会的关系,比如武小川将关中忙罢艺术节片段搬进艺术馆,这是一次大学生集体去农村做社会调研,为乡村建设与振兴积极探索出路的范例。   相较于主题群展将多位艺术家作品集中呈现的宏大叙事,6个个展则注重以个案研究的方式更为深入呈现艺术家个案的力量和价值。

这些个展分别以“直喻”(郭涛)、“枝辞”(侯拙吾)、“玩笑”(任钊)、“独吟”(强世军)、“坐忘”(周斌)、“移情”(张巍)为名,总结艺术家作品呈现的独特发展路径和表征。   联合策展人王檬檬介绍,年龄各异的6位艺术家都是西安籍,以展示近年的节点性新作为主,作品的选择注重实验性和问题性。

“他们有着从事当代艺术创作的丰富经历,其中实验的方式更多涉及艺术的本体问题及观念,在对艺术语言的完善化基础上求得艺术语言的重新定义。 艺术的使命感让他们不断将艺术实验视为一种自我认知、思考甚至生活方式。

”王檬檬说,6位艺术家的个展相对独立,但其创作路径又与他人共建起一个更加复杂而多元的共生图景,虽然以此为切入点并不能概括和展现西安当代艺术活力的全貌,但是可以体现个案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组成价值,有助于对问题与意义的展开。

  此外,36个融入城市的分展场分别展出了36位新生代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大多是“80后”“90后”,让如此多的新生力量作品融入大众空间,飞入寻常街巷,也是此次展览的一大亮点。 创建于1997年的雕刻时光咖啡馆是36个分展场之一,展出了年轻艺术家立强、郑孟强、赵怀栋、姚志辉创作的油画作品。 相关负责人表示,大家对于西安当代艺术的了解相对较少,常常用一种猎奇的心理去打量前卫艺术。

此次展览让当代艺术在和人们生活相关联的场所中呈现,客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当代艺术作品,艺术与大众零距离。 除了咖啡厅,大华1935、万邦书城、大都荟LOCALLAND、艺渡画馆、左右客等展场,都有效拓展了当代艺术的边界和格局。

  “让当代艺术浸润在城市的公共空间里,重新诠释当代艺术与城市市民、日常生活的关系。

它不应是当代艺术家、收藏家、批评家和美术馆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的艺术,只有与社会产生一种紧密关系,才能发挥当代艺术的功用。

”杨超说,此次大展呈现了西安美术馆一直以来追求的理想状态,希望这种展览形式会继续延续下去。   传统的文脉是西安这座城市的根基,也是这座城市的骄傲。 当沧桑被筑进城墙,围城里的艺术家穿过秦砖汉瓦来探寻当代文化的可能,预示着古城西安正在经历着当代文化生态的重大转变,而构建古城新脉显然是这座城市持续保存活力的不二选择,这便是2018西安当代艺术展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记者李亦奕)(责编:任志慧、邓楠)。